1942年河南大饥荒始末

这次灾荒在1941年就初显端倪,水、旱、风、雹、虫等各种灾害汹涌而来,全省92个县市遭灾,农作物严重歉收,但由于往年人民尚有储藏,还不至于酿成大灾。从1942年起开始呈现出大荒之象,自春至秋干旱无雨,又有其它灾害交相侵袭,加上去年刚遭大灾,人民储粮告罄,因而引起特大饥荒,全省嗷嗷待哺的饥民达1000万人之多。到1943年灾情达到极致,豫西、豫北发生特大蝗灾,春夏之际豫东又两度被水,全省饥民增至3000万,两年中饿死者有200多万人。至1944年,灾情有所缓解,但局部地区仍较严重。春夏之交,河南有42个县被蝗,此时疫疠肆虐,如同雪上加霜,河南人民因此陷入了地狱般的绝境。[17]这次灾荒蔓延之际,也是抗日战争最为艰苦的年代。处于抗战第一线的河南,重兵压境,战祸不断,既要供应国民党军队的浩繁军用,又遭受到日军的搜刮掠夺。天灾人祸交相迫熬,更加重了河南人民的苦难。

(一)1941年灾情

1941年7月24日《申报》载“豫省近半年来,战旱水雹霜蝗各灾,无所不有,灾情惨重,报灾县份,截至6月底止,已达百余县之多。受灾县份,计受战灾者有南阳唐河等二十三县,受霜灾者有灵宝等八县,受旱灾者有内乡等三十七县,受雹灾者有项城等二十四县,受水灾者有潢川等十一县,受蝗灾者有扶沟一县,请赈文电,连日如雪片飞来,省府及省赈济会已分电行政院及中央赈济委员会呼吁赈款,藉拯灾黎。”[18]

河南省赈济委员会曾公布《元月至十月各县灾情调查表》,对92县市的灾情作如下说明:南阳(战雹旱)、唐河(战风雹旱)、泌阳(战雹)、桐柏(战旱)、舞阳(战雹)、方城(战雹)、镇平(战旱风雹)、罗山(战旱)、信阳(战雹旱)、鹿邑(战水雹)、通许(战)、西华(战雹风蝗水)、民权(战)、淇县(战)、新野(战旱)、沁阳(战)、陕县(战旱雹)、杞县(战旱风水)、扶沟(战蝗风雹)、内乡(旱雹)、项城(战旱雹风)、登封(旱)、潢川(旱水)、巩县(旱雹)、灵宝(旱风霜蝗)、渑池(旱雹风水)、阌乡(旱风雹)、荥阳(旱)、郏县(旱雹)、新郑(旱雹水)、密县(旱雹)、临颍(旱)、鲁山(旱)、长葛(旱雹水)、许昌(旱霜雹)、卢氏(旱雹水)、淅川(旱雹)、林县(旱雹风)、汜水(旱)、洛阳(旱)、洛宁(旱风霜水雹)、新安(旱)、睢县(战旱)、兰封(战)、博爱(战雹)、涉县(战)、济源(战水)、息县(旱)、南召(旱)、内黄(旱)、光山(旱水)、新蔡(旱雹)、叶县(战旱雹)、汝南(战雹风旱水)、确山(战旱雹)、西平(战旱风水)、遂平(战旱雹)、正阳(战旱)、上蔡(战雹风水)、沈邱(战水)、嵩县(旱雹)、偃师(旱)、临汝(旱雹)、伊阳(旱)、伊川(旱雹)、郾城(雹水)、禹县(风雹霜)、洧川(雹水)、淮阳(雹蝗水)、鄢陵(风雹蝗)、经扶(雹蝗水)、邓县(旱雹水)、修武(雹战)、开封(水)、获嘉(水)、广武(旱)、孟县(旱战)、武陟(旱水战)、新乡(雹)、商水(风霜)、宜阳(雹旱水)、宝丰(旱)、阳武(雹)、中牟(战旱)、商城(旱水)、郑县(水)、太康(水)、尉氏(霜水蝗)、辉县(旱水雹)、固始(旱)、襄城(旱)、孟津(旱)。[19]

(二)1942年大旱

9月7日(七月二十七日)《新华日报》载:“豫省本年灾情惨重之成因,即由于水灾、旱灾、蝗虫灾、风灾、雹灾同时波及,在蝗虫灾区则地无绿色,枯枝遍野,……其旱灾区之麦田,高不盈尺。”[20]

何应钦在写给许世英的一封信中,也谈及此次旱灾:“顷接洛阳曾总司令万钟午养(7月22日)电称:窃维河南素称农产丰稔之区,乃今岁入春以还,雨水失调,春麦收成仅及二三成,人民已成灾黎之象。近复旱魃为虐,数月未雨,烈日炎炎,千里赤地,禾苗既悉枯槁,树木亦多凋残,行见秋收颗粒无望,灾情严重,系数年所未有,尤以豫西各县为最。人民生活不堪其苦,相率逃灾。”[21]

另据参政员马乘风报告:“河南沿陇海线两岸各县,自西徂东,如灵宝、卢氏、陕县、洛宁、渑池、宜阳、嵩县、伊川、洛阳、孟津、偃师、巩县、登封、密县、广武、荥阳、汜水、郑县、新郑,各地春季缺雨,北风横吹,麦收几等于无。中部各县,如襄城、禹县、郏县、临汝、鲁山、叶县、舞阳、许昌、长葛、洧川、鄢陵、扶沟、临颍、西华等地苦旱,麦收不过二三成。豫南各县,如南阳、内乡、淅川、镇平、西平、遂平、汝南、新蔡、确山、上蔡、唐河、邓县等地,丰收原本可望,不意行将麦收之时,大风横扫一周之久,继之以阴雨连绵,农民坐视麦子满地生芽,徒唤奈何,收成不过三四成而已。麦收既不佳,秋种之后,八十余日,滴雨未见,秋收更属根本绝望。两季一无所收,遂构成河南之严重灾难。”[22]



加盟热线: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www.laohuanggou.cn 腾讯分分彩在哪里下载_腾讯分分彩官方网站官方网_腾讯分分彩分析网站 版权所有